新闻中心 视频 厅局 图片站 掌媒 桂刊
网眼观察 专题 时评 通讯员 东盟 文化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教育 3C 财经 旅游 时尚
红豆相亲 汽 车 房产 健康 保险 体育 美食 游戏
南宁 柳州 崇左 防城港 宁铁
玉林 百色 北海 北部湾
掌上广西 掌上红豆 广西新闻发布 网站建设 天气 青少网 数字报刊 梧州红豆网 桂林红豆网 贺州红豆网 钦州红豆网 千城联播
铅华褪尽中山路(1/4)
时间:2016年09月06日 11:35   来源: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   [总编室] 编辑:陈丽婕
图片载入中,请稍候...
 
寂寥的钦州中山路
上一页 下一页 间隔5秒
 
上一组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点击欣赏

下一组
 

广西新闻网-广西日报记者 罗劲松 文/图

与钦江相伴的钦州市中山路上,耸立着经典的粤派风格骑楼。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这里曾是钦州最热闹的商业中心。然而,如今漫步其间,全部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寂寥。

壹 商气与药味的更迭

时节已经立秋,阳光依然火辣。穿行于中山路骑楼廊道间,只见批着白石灰的墙体历经近百年风雨沧桑,早已满壁灰黑。墙角、砖柱间,不时冒出一丛丛蕨草、一棵棵小树,更显苍凉凋敝。唯有临街墙面上一排排拱形窗框间雕饰的欧式花纹,还能让人品味出几分当年的典雅风韵。

曾经商家云集、人潮如涌的中山路,如今已经成了钦州市最寂寥的街道。骑楼下一间间老铺面里,或聚着三五位聊天、下棋、打扑克的老人,或堆满各种各样的杂物,或干脆大门紧闭,门口用红字写上触目惊心的“危房勿近”“拆”等字样。

唯一能让人感觉到的一抹亮丽,是不时闪现在眼前的一幅幅“民间草医”的彩印广告。信步走进其中一间挂着“草药壮医”招牌的铺面,闲坐在一堆药材旁的主人立即笑脸相迎,并爽快地介绍着自己的身世——

这位姓刘的“草药壮医”来自上思县,自幼随父亲在十万大山采药,“悄悄为人治病”。10多年前,自感已经出师的他在父亲鼓励下走出大山,到钦州“以药谋生”。先是在中山路口“大树脚”露天摆摊,风风雨雨8年多,渐渐有了些积蓄,便租下中山路上这栋闲置的骑楼,开设私人诊所。

相隔不远的另一家诊所,广告更是贴满门面。自称曾经在钦州市一家医院任主治医师的黄先生,是这家诊所的主人。谈到为什么舍弃正规医院的工作出来单干,黄先生的回答是:“不甘于整天在医院里为病人打点滴,想更自由地发挥自己的中医特长。”

沿路走去,类似的私人诊所多达10余家,已经有点成行成市的味道。房屋租金便宜,附近老人、社会闲散人员多,应当是这些私人诊所汇聚中山路的主要原因吧。

曾经充满商气的中山路,如今飘荡着的则是浓郁的药味。

贰 咸鱼与食盐的传说

走完整条中山路,竟没能遇上一位能说清中山路历史的原住民。直到在街口与一位姓杨的“老钦州”相遇,眼前一栋栋老骑楼才开始“述说”它们曾经的故事——

自从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开街,钦州城里有实力的商家便相继聚集于中山路以及与中山路相交的一马路、二马路、三马路一带,“黄聚安”“鳌福兴”“范伊贞”……都曾是这一带有名的商号。

老杨指着街边一栋颇为气派的骑楼,兴致勃勃讲起楼房主人的故事:

“徐记咸鱼铺”是当年中山路上有名的水产品商铺,铺主徐承风做生意,以沉稳、精明闻名。每天下午,从龙门港、犀牛脚等地运来的一船船咸鱼沿钦江运抵“徐记”。一些鱼贩子为了压秤头,在船上故意将咸鱼浸在盐水里。咸鱼上岸一落地,筐底立即渗出大片盐水。鱼贩子们借口要早点赶回去,一个劲催徐承风“快点过秤”。

徐承风既不愿吃亏,又不能得罪这些掌握货源的鱼贩子,便总是慢吞吞念叨“莫急,莫急,等一阵子先,等我处理好手头这些事情先……”一直拖到筐里的水滴得差不多了,才提起秤来。

清末、民国年间,钦州是两广地区重要的食盐集散地。从海南、湛江、越南等地运来的盐,都要先囤积到这里,再沿江而上运往南宁,由南宁继续转运云南、贵州等地。每日里,载盐的船只从中山路码头一直延伸停泊到几公里外的尖山。中山路、三马路及盐埠街一带的“裕益兴”“永生祥”“戴安记”,都是当年号称“拥盐百万”的大盐庄。

沿中山路走进狭窄的盐埠街,只见陈旧砖瓦房墙脚的一排排青砖被腐蚀得深凹进去。一位姓黄的户主指着一道道深槽说:“我家旧时是开盐庄的,这一道道深槽就是当年长期堆盐,被慢慢腌蚀出来的。”

年逾八旬的陈阿婆至今仍住在盐埠街一栋低矮的砖瓦房里。谈起当年情景,陈阿婆记忆犹新:

18岁时嫁到盐埠街,进婆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钦江边担盐。单靠担盐难以维持生计,便悄悄进一些私盐回来煮、炒,制成熟盐后再挑到10多公里外的大垌交易场去卖。

当时,当局在马屋附近设有查私盐的关卡——“马屋卡”。盐警查到私盐,不仅没收,还要追踪到家里来“连锅端”。其实,那些表面上铁面无私的盐警自己也执法犯法,暗地里参与做私盐生意。一次,盐警和当地保安队分赃不均,展开枪战,从钦江边一直打到中山路上……

叁 逃离与不舍的纠结

岁月带走了前人的酸甜苦辣,却没有带走苍凉斑驳的老街。如今的钦州人,面对曾经为他们遮风挡雨的中山路老骑楼,又是怎样一种心态呢?

在老街生活了近40年的老五,已经是家中那栋老骑楼的第五代传人了。老五先辈初抵钦州时,没有自己的住房,还曾借住过城中冯子材的故居。经过一番打拼,一家人终于建起了这栋拥有双铺面的骑楼,过上富足安逸的日子。

如今,老五一家早已另有新居,老骑楼便出租给人做小家电生意。虽然每月都能收上一笔租金,可祖传的骑楼像一个年逾八旬的老人,病痛不断,没少让老五操心。前不久,租户又打来电话,说楼上天花板漏水,雨水透过陈旧的楼板一直流到楼下门店里,催老五尽快找人维修。

老五感叹:已经形同危房的老楼维修起来相当费事,可是拆了又舍不得。

一位署名“陈陈”的网友谈起自己在中山路上的“骑楼生活”,又是另一番感受——

“陈陈”家这栋骑楼是当年由外婆承租下来的,除了自家居住,还分租给另外几户人家。骑楼里的房子原本面积很大,挤进几户人家后,纷纷将大房隔成小间,甚至在高大的二楼加上一层隔板,搭建成可以住人的小阁楼。楼房里变得越来越拥挤,越来越阴暗。

最快乐的记忆,集中在一楼的铺面里,那里成了住户们共享的客厅。每日里,大人们摇着蒲扇在临街的门口聊天、喝茶,孩子们则闹闹嚷嚷跑进跑出追逐、玩耍……

搬离骑楼时,“陈陈”一家和中山路上许多老住户一样,是抱着一种逃离的心态离开的。

前不久,为了留一个念想,“陈陈”带着相机重返中山路上曾经的居所。面对堆满乱七八糟杂物的房间,走进杂草丛生的天井,踏上“咯吱”作响的楼板,眼看着雨水从屋顶往下渗漏侵蚀楼板和墙体,斑驳墙壁上红火的生活印记已经被青苔覆盖,“陈陈”不由得感叹:“它比人还要显得老、去得快!”

难道,钦州就要以这样的凄凉方式与中山路老骑楼作最后的告别吗?

在当地网络上,每谈到中山路,钦州人便会拿北海珠海路来做对比——论地理位置,两条路同样地处北部湾;论风格,大家都是经典的粤式骑楼;论历史,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都曾有过同样的繁华。如今,珠海路已经按“修旧如旧”原则打造为展示北海历史文化风情的步行街。中山路却一直在寂寥的守候中,日渐衰老破败。

有人曾找出这样的理由:珠海路之所以能重现历史光彩,再显文化魅力,是因为北海旅游资源丰富,往来游客多。然而,如果不及时动手抢救,主动出手打造,钦州的历史文化又如何保护传承?钦州的旅游资源又如何得以丰富呢?

此前,钦州已经成功修复冯子材、刘永福故居,使之成为城中两个熠熠生辉的景点。如果趁热打铁修复中山路等老街,将两点连为一片,形象展示从清代到民国那段有声有色的历史,钦州的旅游资源和文化魅力岂不是要令人刮目相看吗?

但愿,中山路上的老骑楼能以它特有的沧桑姿态继续挺立在北部湾畔,为子孙后代讲述钦州的老故事……

老街档案

元代至元十四年(1277年),钦州曾掀起一次“城市改造”热潮——主政者认为钦州乃“开雄藩而镇边缴”之地,然而“屋老且圮,地复卑湿,不足以壮观瞻”,决意“筑旧址而宽崇之,图新制而宏大之”。到清代雍正年间,钦州城区面积逐步突破原本“环围五百九十四丈五”的城墙范围,沿钦江扩展。

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当时的钦县县长章萃伦鉴于城内“商业日盛、商家日强”,着手对城区进行全面规划和整治,将钦江边狭窄的壕坝街、下南关街、华安街、惠安街加宽拓直,形成一条长500余米、宽8米的大道,命名为中山路。同时,把城南的南塘街向南延伸,命名大南路(今人民路),并在平行的中山路、大南路之间开通4条横街,分别命名为一、二、三、四马路,形成“两纵四横”梯子似的街区格局。

围绕着这架“商业梯子”,又延伸出打铁巷、旧米巷、芋头巷、宜兴路、鱼寮街、盐埠街等以行业特色命名的商业小街巷,共同构成当时钦州城的商业中心。

 
>>更多精彩图集推荐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广告 | 意见建议 | 版权声明 | 不良信息举报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00830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2006001     网警备案号:45010302000154      ICP证 桂B2-20040022-10
广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24小时举报电话: 0771-5690995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广西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